北京赛车pk10开奖记录
你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中心 > 行業新聞

藥店行業展開“清場”行動

1/4/2019 PM 1:48:06      點擊:

打擊欺詐騙保

整治掛證行為

藥店行業展開“清場”行動

“兩會”結束后,各政府部門就開始緊鑼密鼓地落實政府工作報告中布置的任務。3月18日,國家醫療保障局、天津市人民政府聯合舉辦“打擊欺詐騙保維護基金安全”集中宣傳月啟動儀式。據了解,國家醫療保障局將在全國范圍內開展為期一個月的“打擊欺詐騙保 維護基金安全”集中宣傳月活動。緊隨其后,3月19日,國家藥監局在官網發布《國家藥監局綜合司關于開展藥品零售企業執業藥師“掛證”行為整治工作的通知》(藥監綜藥管〔2019〕22號),指出為全面落實藥品監管“四個最嚴”要求,嚴厲打擊執業藥師“掛證”行為,現決定在全國范圍內開展為期6個月的藥品零售企業執業藥師“掛證”行為整治。可見,藥店行業風雨欲來,藥店人該如何反思、謀變?與之相關的醫藥企業,又該如何在這一重要市場縱橫捭闔?

1.jpg

信息化與高科技手段方能根治騙保

醫藥觀察家:自去年“沈陽騙保案”發生后,國家醫保局就將打擊醫療騙保行為作為一項重點工作來抓,并將目光瞄準定點醫療機構、零售藥店和參保人員三大領域,但有人認為零售藥店是“背鍋”了。您認為零售藥店是“背鍋俠”,還是事實上存在較為嚴重的騙保行為?

蘇韋錕:首先應該定義好什么是騙保?個人認為,以虛假手段騙取醫保資金,如偽造虛假病癥通過結算騙取醫保資金等,才是騙保。這個手段只在醫療機構存在。其實,目前不合理的醫療報銷制度才是一個不得不重視的問題,如住院可以報銷更多,導致不該住院的都被安排住院了,而且現在這個問題很普遍也很嚴重。過度醫療、無效醫療正在傷害著老百姓的身體,甚至延誤治病。這也導致大量的醫保資源和醫保資金的浪費。這個問題比被個別騙保造成的損失要嚴重得多。

至于個別藥店存在刷卡套現或者購買非醫保支付范圍的商品,個人認為雖屬于騙保行為,但性質并不嚴重,所涉金額也有限,而且屬于個例,不具有普遍性。以珠海為例,首先,藥店目前被醫保部門限制經營范圍,只能銷售醫保允許支付的商品;其次,藥店只能刷醫保卡個人部分款項,不能享受聯網支付結算。因此,就算騙,消費者也是騙自己卡里的錢。這只是個別人的無知行為而已。

邵清:騙保行為肯定是存在的,因此不能算“背鍋”,但在程度上可能沒有那么嚴重。因為絕大部分醫保藥店刷的是消費者個人賬戶里面的錢,這個錢本身是屬于消費者自己的,消費者用自己的錢來買藥或者買日用品,從理論上來講不算是騙保,例如在北京地區就是允許的。但在醫保局看來,醫保卡里面的錢,只能用來買藥,購買其他用品就是違規。

袁則紅:不存在“背鍋”的說法,很多醫保藥店零售額的提高,就是沾了醫保額度的光,而這個沾光肯定有很多違規行為。

醫藥觀察家:如果是真的存在騙保行為,主要是哪些類型的藥店較為嚴重?表現出哪幾種手段?

袁則紅:主要是醫保藥店。因為醫保藥店有資格刷醫保卡,那么小店也可以刷大店的醫保額度,店里非醫保的類別也在刷醫保額度。反正什么都可以刷,保證讓個人醫保卡的自用部分完全被刷出來。

邵清:這種騙保行為在所有的醫保藥店都或多或少地存在。絕大部分的手段就是“換藥”,藥店系統顯示是藥品,但其實消費者購買的不是藥品。現在很多藥店的“進銷存”有兩套賬,一套是真賬,一套是假賬,也沒有完全和醫保數據打通。

蘇韋錕:騙保的行為主要是在比較靈活的單體店多一些,主要的手段有:刷卡套現或者購買非醫保支付范圍的商品。

醫藥觀察家:在3月18日的“打擊欺詐騙保維護基金安全”集中宣傳月啟動儀式上,國家醫保局相關負責人說要“發動一場打擊欺詐騙保的‘人民戰爭’”,這是否能真的威懾到騙保分子?如何才能根治騙保行為?

蘇韋錕:加強監管肯定能起到一定的作用。對騙保行為,個人認為不要再給他們任何機會,讓他們得不償失,甚至付出更大的代價。如此一來,誰還動這個心思。要做好監管,醫保管理部門要利用信息化平臺,通過資金使用監測系統,建立信息異常報警、監督、檢查制機,做到及時發現、及時采取措施。

袁則紅:根治騙保,關鍵要建立起一套有效的AI識別系統。因為醫保存在海量數據,如果僅以人工來監督的話,那么出錯、亂監管是正常的。在現階段采用“風言議事”,是可行的,這也是已經被用了很多年的老方法。

邵清:騙保的重災區在醫院,而不是在藥店,按照國家醫保局相關負責人的說法,應該是對騙保行為有一定威懾作用的。

打擊執業藥師掛證或許只是“一陣風”

醫藥觀察家:執業藥師掛證是個老問題,但就是難以杜絕。此次嚴厲打擊,是否又會是一陣風?不能從根本上解決這一問題?

蘇韋錕:這次相關部門高度重視,且從上至下發力,但能不能解決問題?個人認為不可能解決!只能引起重視、通過增加企業成本而實現表面緩解而已。因為制度設計本身就出了問題,包括以藥師的多寡來作為藥店分類管理的定性也是很不合適的。為什么說目前解決不了問題?因為我們的執業藥師數量遠不能滿足市場的配置需求,連一店一個都達不到,還要求一店多個,這讓企業如何解決。所以,不去檢討制度設計不合時宜,而將責任強加在企業頭上,這是很不合理的。目前出現的問題:一、好大喜功、脫離實際;二、醫藥分離、資源浪費(不認原來評的藥師、主管藥師和藥劑師,且要求配藥師而藥師不起作用);三、法律不健全、執業藥師不當責;四、只重形式、不重實質;五、政策朝夕令改、難以適從。

袁則紅:估計是“一陣風”。因為現實的執業醫師數量不足以支撐起合規要求。但藥監局同步推執業醫師管理規定,那么可能2020年開始對“醫師掛證”說不了。只有逐步減少藥店數量,提高藥店的單店產量,藥店才可能有財力去聘請專業的在店執業藥師。

邵清:個人認為基本上是“一陣風”。因為現階段執業藥師短缺,解決這個問題沒有很好的辦法,難道把那些掛證的藥店都關掉嗎?現在突擊解決,是解決不了的。一是要盡快地培養執業藥師,降低準入門檻;二是允許遠程審方,允許共享審方中心。

醫藥觀察家:數據顯示,全國零售藥店的數量已經超過45萬家。而截至2018年底,全國通過執業藥師資格考試的總人數累計達到103萬人,但執業藥師注冊人數僅為46萬余人,注冊于零售藥店的執業藥師418576人。這意味著,現階段執業藥師數量距離《全國零售藥店分類分級管理指導意見(征求意見稿)》要求的仍有較大缺口。如果不解決這個供需矛盾問題,打擊掛證行為是否“師出無名”?

蘇韋錕:為什么全國考過的執業藥師有103萬人,而注冊只有46萬人呢?且這46萬人中有多少是正式在崗的呢?因為參加考證的人很多不想在藥店工作,且大多數人本身不是在藥廠就是在醫院藥房上班的。

掛證行為的確不妥,可誰又愿意如此呢?這里的矛盾是制度設計者背離了實際,而經營者為了生存,在不切實際的制度底下求生存的無奈之策。個人反對掛證行為,但是也希望監管部門在出臺政策之前能更切合實際,循序漸進,加大對執業藥師的政策保障力度,有效調控好市場的供需矛盾。

袁則紅:領導要政績,機構要名譽,所以也只能如此了。

醫藥觀察家:在整治掛證的同時,國家藥監局要求與規范進貨渠道、嚴格票據管理等相結合。當前零售藥店行業這兩方面的問題是否嚴重?

邵清:進貨渠道和票據管理不規范,就會導致假藥、劣藥和“回鍋藥”泛濫,此外就是逃稅。現在連鎖藥店在這兩方面的問題不是很嚴重,中、小單體藥店問題就要嚴重得多。這兩方面的違法成本還是很高的,國家的監管也非常嚴厲,大型連鎖藥店若是違反這兩點的話,就會得不償失。

袁則紅:這些問題在2017年抓藥店診所大檢查的時候,已經得到了提升。目前可能在局部不發達地區還存在,但絕大部分地方已經整治得不錯。

蘇韋錕:個人了解,現在絕大部分藥店基本能做到規范進貨渠道、嚴格票據管理,可以說這些年在這方面的監管和要求還是比較到位的。但新的問題是“票貨同行”,對批發企業來說無疑加重了負擔,如款還沒結就得先完稅、退貨工作量增大等。

醫藥觀察家:國家藥監局還要求督促藥品零售企業提高質量管理和藥學服務水平。這一點具有怎樣的現實意義?具體又該如何督促呢?

袁則紅:主要的意義在于醫保局要查亂賣處方藥。這次的督查主要是檢查這項。亂賣處方藥,是藥店的常規現象,如果不賣有醫保資格的處方藥,那么藥店的營業額就要少一大塊。而現今的藥店行業是非常市儈的,以錢為綱,所以把這塊查嚴實了,藥店也就規矩很多。這也是推“4+7”降藥價的一個重要原因。

邵清:現在連鎖藥店的質量管理體系基本上是完善的,是符合GSP要求的。絕大部分藥店負責人也非常重視這件事情,但重視是一回事,執行起來又是另一回事,可能存在不規范的地方。藥學服務水平也是可以的。國家藥監局提到這個問題應該只是強調。

蘇韋錕:這一點對保障人民群眾的用藥安全有效,是很有必要的。該如何督促?還是要加強實質性的培訓教育力度,而且是長態化,不走過場和形式。目前還是有相當部分的執業藥師有證卻干不了事,很多都沒有實操能力,這無疑形同虛設,所以要加強對企業執業藥師的實操培訓的檢查。

藥店行業格局生變

藥企與之“牽手”須尊重規則

醫藥觀察家:在打擊欺詐騙保、整治掛證行為雙重影響下,零售藥店是否會迎來新一輪的洗牌?

邵清:到不了“洗牌”這個程度,但格局的變化是會有的,會影響藥店行業的整體毛利率,去年藥店行業的整體毛利率只有5%左右,今年可能會更少或者變為負數,大家會感到更難受。如果這種高壓持續幾年,則有可能造成行業大“洗牌”。

蘇韋錕:隨著連鎖藥店的并購和擴張,單體店的占比會逐步減少,但藥店總量不會有太大的變化。對于打擊欺詐騙保、整治掛證是否會使零售藥店迎來新一輪的洗牌,個人認為可能性不會太大,但一定會增加藥店的成本。

袁則紅:在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情況下,并購就是所有企業提升業績的一個大妙招,所以并購將繼續。

醫藥觀察家:中康CMH監測數據,2018年全國零售終端市場增速僅為4.85%,創20年新低,也是近7年來首次跑輸全國GDP增速。今年是否還會延續這樣的低增長態勢?在這種背景下,零售藥店行業該如何尋求轉型升級?

邵清:現在零售藥店面臨著“三座大山”:一個是“4+7”帶量采購,第二個是整治掛證,第三個是打擊騙保,再加上電商的蠶食,使得零售藥店今年將繼續保持低增長態勢,可能比去年更低,有些單體藥店根本“活不下去”。

連鎖藥店要做到價值回歸,告別過去那種營銷模式,如控銷、高毛利等,這些都不是以客戶為中心。抓住消費者才是抓住商業本質,以前太注重基于產品層面的營銷,必須回歸服務。現在很多藥店成了“銷售中心”,而不是“服務中心”,這是有很大問題的。此外,要學會利用一些現代技術手段,如互聯網,讓傳統互聯網企業為自己賦能,降低成本,提升自己的盈利能力和競爭能力。還有,要規范經營。在大風大浪面前,要保持穩定,就必須合規經營,等行業形勢好轉之后,合規經營的企業一定會迎來大爆發。

蘇韋錕:增速放緩是必然的,因為這個行業成本居高不下,“春天”已經過去。如何轉型?藥品零售行業存在“小、散、亂”的問題,行業標準化、信息化、集約化水平整體偏低,所以企業應將解決這些現實的問題作為升級的思路和突破口。未來,這個行業也會朝向兩端發展:一端是做強做大,另一端是做優做精。

袁則紅:以購藥者的需求為起點,藥店的營業額才能回到高增長態勢。目前由于藥店的高毛利需求,導致藥價非常貴、“首推”非常多、不注重品牌產品,這必然會離購藥者需求越來越遠。

醫藥觀察家:在“4+7”帶量采購可能席卷全國的背景下,不少以往聚焦于醫院市場的藥企將目光轉向了零售藥店,但在零售藥店行業監管日益趨嚴的背景下,他們該如何與藥店建立合作關系?

邵清:“4+7”帶量采購對于藥店行業來說是一柄雙刃劍。一方面,很多藥企可能會將目光瞄準藥店,另一方面,“4+7”帶量采購的藥品價格比此前低很多,這可能會使以往藥店的客戶“倒流”回醫院。現在藥店的產品不是太少,而是太多,藥店市場是個存量市場,而不是增量市場。因此,未能入選“4+7”的藥品,也未必進得了藥店,藥店會選擇那些好藥、暢銷藥,以前在醫院本身就賣得不好的,轉到藥店也未必有銷路。

袁則紅:尊重藥店的經營理念和規則,這是藥企能夠開拓零售藥店市場的關鍵。此外,藥企在開拓好藥店市場的前提下,一定要多做購藥者的傳播和教育,其藥品增長才能持續。

蘇韋錕:藥企將目光轉向藥店其實無非就是將產品轉向醫院外藥房,通過“跑方”達到銷售目的。在我國目前的醫管體制下,處方外流還是比較難,藥店本身處方藥的銷售占比還不是很大,且多數都為品牌藥,如果靠院外藥房“跑方”也是不長久的。如何合作?還是要選擇連鎖合作和能承接新特藥院外供應的DTP藥房為新銷售渠道,且加大對營業員和門店藥學人員的產品專業培訓。


北京赛车pk10开奖记录 北京十一选伍开奖结果2359 时时彩走势连线技巧 极速赛车越输越多怎么办 海南4十1彩票平台 3分赛走势 宾利国际彩票平台 体彩福建22选5开奖 四川时时下载手机版式 时时彩五星技巧 福彩30选7基本走势图齐鲁风采